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成人小説] [人妻乱伦] 天体家庭

[複製鏈接]
Andre_Chow 發表於 2019-5-18 13:32:3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為防止下次忘記百特論壇網址,請按 CTRL+D 把百特論壇加入收藏夾。
(一)
  全裸初尝试尽管政府已推动多年的教改,但是学生们的升学压力却不减,就读国三的女儿,即使现在都快一点了还在苦读着。看着她卧室透出台灯灯光,从书房走出的我想泡杯燕麦给她当消夜,补补身子。
  悄悄走近女儿房间,发现房门只是虚掩着,透过门缝稍稍瞧了一下,竟然发现女儿全身赤裸,没错!女儿竟然一丝不挂的坐在书桌前读着书。震惊之余,想着大概是课业沉重的压力,让一向乖巧的女儿选择夜深人静全裸苦读来释放,於是我打消泡燕麦给她喝的念头,又悄悄的走回房睡觉年纪大了,即使是假日也於七点就自然醒,起床进浴室盥洗后,就去客厅打算看个新闻。
  经过女儿卧室时,不知道期待着什么似的朝她卧室看了一下,晚上睡觉一向敞着房门的女儿,今天依旧,只是……有别於以往的,躺在床上的女儿竟然……竟然还是全裸!
  突然驻足於女儿房门外,看着女儿那发育良好的身躯、光洁的脚丫子,最喜欢在寒冬时塞进我热呼呼的掌里取暖,足控的我也乐於边看电视边轻抚着她的脚丫;接着映入眼帘的是女儿稀疏的阴毛,此时似乎向我宣示着女儿已经长大;再来是纤细的腰身,一向以为女儿太瘦了,直到这时才发现其实不是瘦,而是原本婴儿肥的身材被拉长而显苗条最后,我的眼光不自觉地停留在女儿的胸部,粉红色的乳头,还有些许陷在乳晕中,看起来极待开发似的。看着看着,突然惊觉不知何时女儿已经醒了,正笑吟吟的望着我,望着她色迷迷的老爸。
  「你……你醒了啊?」我有点不知所措的说着。
  「是啊!爸,早安。」「早安,小安。」对了,忘了介绍女儿的名字叫做小安。
  接着我走到客厅打开电视,新闻记者正以高八度的声音报着八仙尘爆灾情,不懂,明明是这么多人受难,怎么记者先生小姐们似乎各个显得很兴奋似的?由於外面的浴室需经过客厅,没想到起床盥洗的女儿,竟然就裸着身子经过我面前走去浴室。
  盥洗完,女儿维持着全裸,就这样走到客厅来,若无其事地坐在我身边。
  「哇,想不到只是去玩,竟然也会遇上这么惨的事。」「是啊,还有一百多人命危呢!」我瞄了一眼全裸的女儿:「我说小安啊,爸不反对你在卧室全裸或者是裸睡,但是在客厅,至少也要穿个什么吧,这样实在……实在不太好吧?」「爸,干嘛这么古板啦?小时候我们不也经常一起洗澡,小安身上的哪一片肌肤您没瞧过的呀,怎么这下反而害羞起来了?」「那是小时候呀!」「小时候我是您女儿,难道长大了就不是吗?」「这……」「对了,我给您看样东西。」说着,小安又全裸着一蹦一跳的回到房间,然后捧着台笔电出来。回到客厅的小安并没有坐回我身旁的位置,而是整个人塞进我怀里,坐在我腿上。
  「爸,您看。」坐在我腿上的小安打开了笔电,一堆外国的裸男裸女瞬间出现在萤幕中,看起来并不是我偶尔逛的色情网站般,应该是天体家庭,或者是某种天体聚会吧!萤幕中男女老少虽然都没有穿衣服,却都自然地玩着球、弹着乐器,甚至游泳、烤肉以及登山健行。
  「爸,这就是国外风行的天体家庭。」「可是我们在台湾,天体还是算违法的呀!」「在户外虽然是违法,那我们在家裸体就好呀,在家裸总不违法吧?」「好吧,你想裸就由着你噜!」「不,爸,我是希望……希望您也一起……一起在家天体。 」「嗄!这……不太好吧?」显然女儿已经打定主意,当她将笔电放在茶几上之后,就回头帮我脱下早已因抱着全裸女儿而紧张汗湿的背心,接着,女儿脱下我的短裤,最后还没打算放过我,继续将我身上最后一条内裤给脱下。
  老实说,假日或者夜深人静时,我也会逛逛成人网站,而且刚刚抱着全裸的女儿时,除了紧张而汗湿背心外,阴茎早就因受刺激而勃起,所以当女儿脱下我的内裤时,勃起的窘样当然就赤裸裸的呈现可女儿只是摀嘴笑了一下:「爸,您头一次在女儿面前全裸,而且面对着发育良好的女儿,有着男人的生理反应也是正常的,您不用觉得害羞啦!」『是啊,女儿的好身材,即使和尚看了也会勃起吧?』我如是安慰着自己。
  就这样,周末上午,父女俩全裸着坐在客厅看新闻,而且好像平常般讨论着八仙气爆,评论着蓝绿谁可能当总统很快地,时间接近中午。
  「爸,您饿了吗?」「嗯,那我们穿衣服去街上吃吧!」「不啦,小安今天想吃麦当劳。」「好啊!那我们穿衣服,我载你去吃。」「不如这样,我们叫外送好了。」小安就是铁了心,让我最后能穿回衣服的希望也破灭。
  很快地对讲机响起:「你好,麦当劳欢乐送。」小安按了开门钮,阻止了起身想去卧室的我。一会,小安就这样全裸的去开门,没想到外送员是个女生,似乎还认识小安的样子。
  「哇!小安你真的在家里全裸喔!」「不只是我喔,我爸正全裸在客厅看电视呢!」「嗄!你爸?」外送员探头进客厅,看到也是全裸的我,此时我窘到真想钻个洞藏住自己。
  「伯……伯父好。」「你好。」这什么情形呀?
  「对了,怡君,你要不要也加入我们?」原来麦当劳的外送员叫做怡君,跟我前任女友同名。
  「可以吗?」怡君似乎对全裸也很感兴趣。
  「你等等,我问一下我爸。」小安从门后探个头向我:「爸,怡君想加入我们耶,可以吗?」「人家不是在上班吗?小安你就别耽误人家了。」其实我有点动摇。 呵呵!
  「伯父,没关系,其实我因为假日没地方去,今天原本是休假的。」不可思议的,怡君竟然边说边进门。 当小安关起门后,怡君就在客厅,有如进人家房子要脱鞋子般自然,就在客厅脱下了麦当劳红色制服,接着,边跟小安聊着,边脱下了内裤。
  「小安,麻烦帮我开一下胸罩的扣子,这件真的很难开。 」「喔,好。」就在小安解开怡君的胸罩之后,家里原本突兀的全裸父女俩外,又多了个裸女。相较於刚发育的小安,怡君阴毛较多,且显然修剪过,胸部也较盈握的小安大了不少,目视约有C罩杯吧!在这样的刺激之下,让我已经勃起的阴茎更是一跳一跳的。
  「

哈,小安,你爸勃起耶!」「是啊,毕竟我爸第一次从事天体活动呀,有生理现象也是正常的。况且怡君你身材那么好,连我都不禁羡慕呢!」说着,小安伸出狼爪摸向怡君的胸部。
  看着两人全裸的嬉闹,让我口乾舌燥的。哈哈!
  「爸,那我们来吃汉堡吧!怡君说这餐算庆祝爸头一次,她请客。」「喔,好,吃饭吃饭。」我吞了口口水,裸体的坐在餐桌前,面对着全裸的女儿小安,以及今天头一次见面就全裸相见的麦当劳外送女服务员怡君,啃着一向不爱吃的微温汉堡。我不是在做梦吧?呵呵。
  (二)
  射精在女儿手上有时候,即使做梦也感觉很真实,昨晚我就梦见了跟女儿全裸在客厅中看电视、评论蓝绿,甚至还有年轻貌美的麦当劳女外送员全裸加入。
  今早醒来就闻到了煎蛋的香味,大概是女儿在厨房吧!盥洗后到厨房一看,全裸的女儿正忙着煎蛋、煎火腿。嗯,什么?原来这不是梦,因为女儿可是活生生的全裸在厨房里忙着,跟梦境稍有不同的是,女儿还多穿着一条围裙。
  「爸,早安。」「小安早。」「爸,您忘了昨天我们天体家庭的约定。」「嗄?」是啊,昨晚在梦境里,不是,是昨天的确答应了小安,以后在家要陪她,陪她过天体生活。我进房脱下衣物后,全裸到客厅看电视,很快地,小安端了香喷喷的火腿煎蛋以及热豆浆到客厅来并坐在我身边。新闻主播依旧以高八度的声音报导着八仙灾情,但是却看得我口乾舌燥的,不是因为气爆灾情,而是身边裸体的女儿。
  女儿来到客厅边盯着电视,边脱下围裙:「啊,气爆已经两个人死亡了,真可怜。 」「是啊,小安你要是跟同学约去玩,还是少去类似的地方,让自己涉险。 」「爸,您放心啦,你女儿懂得照顾自己。来,吃饭吧!」感觉女儿有意无意地瞄了一下我的下体,是的,即使经过昨一整天的训练,这时候裸体面对女儿,我的阴茎依旧勃起,此时阴茎正怒指着女儿。
  我用筷子夹起火腿蛋,喝了一口豆浆,口乾舌燥的感觉算是舒缓了些。此时门铃响起,「大概是怡君来了,我去开门。 」小安说,难怪她准备了三分早餐。
  「伯父好!」果然是怡君,一进门她在玄关脱下了鞋子,接着就来客厅坐下,坐在小安的右边盯着电视,彷佛在自己家似的边脱着上衣,小安如同昨天般帮怡君解开胸罩背后的扣子。
  「谢谢!这件胸罩真的买错了,这么难脱,还贵不隆冬的。」怡君接着脱下裙子,然后看了我一眼又脱下了内裤:「小安,你爸今天还是一样勃起喔!还没习惯。 」「哪有人这么快就习惯呀,更何况多了一对大奶诱惑我爸。」说着,小安又伸手摸向怡君的胸部,这次怡君较无忌惮地回摸小安,『我可不可以加入呀?』内心这样OS。
  三个人吃完了早餐,小安端了空盘去厨房洗,客厅剩下我跟怡君。
  「伯父,小安说今天想去南庄您买的那个农舍过一天乡下的天体生活。」「嗄,是这样喔!」「小安没跟您说喔?她说南庄那边没什么人烟,应该挺适合天体而不会被检举。 」「也是。」原来小安都计划好了,计划今天的天体生活。
  洗好了餐盘,三个人在客厅里看了下电视后,小安下命令般的说:「爸、怡君,那我们出发吧!」小安仅准许我穿一件衣服,於是我挑一件长T,长度刚好盖住屁股以及勃起的阴茎;小安跟怡君也只穿着长T,素色长T丝毫掩不住两人好身材,怡君的激凸更是明显。 就这样一行三人全身只穿一件长T,搭电梯来到地下楼的停车场。
  也算运气好吧,一直到抵达地下室都没遇到邻居,只有车子开到出口时,一向好色的警卫老张似乎看出倪端:「诚先生出门呀?」老张虽然跟我打招呼,眼睛却盯着女儿小安以及怡君胸前猛瞧,难道他看出了她两胸前的激凸?
  「是啊,带两个小朋友去南庄渡个假。」「你女儿长好大了。」长大?难道是指小安的胸部吗?
  「我们不也是老了。」车子很快地驶离市区,窗外的景色也由水泥丛林变成了一片地油油的森林。
  南庄很快就到了,小安以及怡君很开心地下了车,并将身上唯一的一件T恤脱下丢在车上。
  「哇!果然在郊外裸体跟家里感觉不一样,好自由自在喔!」怡君开心的嚷着。
  「爸,您也快加入我们吧!」於是我也脱下了身上仅有的T恤,全裸地加入了小安、怡君的全裸行列。
  话说这南庄,其实只是块农地,台湾人传统有土斯有财的观念下,我也跟着买一片农地,在农地上头盖了一间木屋农舍,平日虽也曾带小安来渡假,可是这次除了多带一位妙龄美女怡君,甚至一行三人还全裸。
  虽然只是假日才会来的小木屋,里头也是有个大冰箱,即使过个两天足不出户的生活也足以应付。看着全裸的小安以及怡君忙进忙出的,挺着根大阴茎的我也跟着帮忙;很快的,烤肉炉具算是就定位,小安跟怡君也铺好了餐桌,於是开始我升火烤肉,怡君忙着帮忙腌肉片、串香肠,小安则是坐在我身边帮我擦擦汗什么的。
  裸体是很爽的一件事,尤其在两个妙龄裸女面前全裸,但是裸体烤肉可就有点辛苦了,挺起的肉棒朝着前面的火源一直烤,那种滋味让我体验到身为香肠的辛苦。哈哈!
  很快地阴茎烤熟了……呃,我是说烤炉上的香肠烤熟了,小安用筷子夹了一片烤好的香肠给我,却忘了刚烤好还烫呼呼的,我一含到口就吐出来,香肠凑巧就掉到我的阴茎上头「呼~~好烫!好烫!」「爸,有没有烫到您?」情急之下,小安竟然拿起刚刚在喝的矿泉水,朝着我被香肠烫到的大阴茎泼去,随后大概发现这样不妥,又拿起桌上的湿纸巾擦拭着我勃起的阴茎……这样一下子泼水,一下子湿巾擦拭,让勃起一上午的阴茎差点就射了出来。
  「没有关系,其实嘴含过香肠也不是那么烫,吓到而已。」「还说没事,爸您的鸡鸡都烫红了。」小安情急下,正用双手捧着我的阴茎,担心的拿湿纸巾擦拭着,好像在帮我打手枪似的。一旁的怡君见状不禁笑了出来,她对着小安说:「安,男人勃起久了,龟头本来就会红得发紫,你再弄下去,当心你爸爸会……」果然怡君后面的「你爸爸会射出来」还没说完,被折腾的阴茎终於受不了,让我精门一松,几股精液就射了出来。
  小安看到爸爸忽然在自己的手上射精,先是吓了一跳,随即意会过来是怎么回事,怡君则在一旁哈哈大笑着。其实最糗的是我好吗,竟然会射在女儿手上,急忙接过小安手上的湿巾擦拭着,没想到一直在一旁大笑的怡君此时竟然接过我手上的湿巾,仔仔细细地擦拭着我刚射精的阴茎,让我很感动,也让刚射完的阴茎悄悄的再度勃起。
  (三)
  女王加入吃完了烤肉,小安建议去距离农舍约一公里的小溪玩,虽然小溪距离农舍约有一公里之遥,不过由於是假日应该不会有人,加上农舍地处偏僻,於是我就答应了女儿。女儿小安开心的挽着怡君的手,两人一蹦一跳的哼着歌,连同我一行三人朝着小溪出发一路上鸟语花香的好不愉快,看着全裸的小安,再看看一样全裸的怡君,还好自己有健身的习惯,即使年届四十,身材依然没走样,除了有一点啤酒肚外。
  不知不觉一行三人抵达了小溪,「哇,好冰凉唷!」小安终究只是大孩子,双足踏进溪水就开心得跟什么似的:「爸、怡君,快过来,溪水好凉快喔!」这处小溪很浅,在小安还小时就经常带她来玩,大小急流她几乎熟透,因此我也很放心的让她下水。虽然抵达溪边,怡君却只是坐在溪边的大石上,仅将一双玉足泡浸在溪水中。
  「怎不下水陪小安玩吗?」我问着怡君。
  「不了,我在这看小安玩就好,伯父可以下水去玩呀!」「没关系,陪你坐坐。」看着怡君裸着的身影,长及肩膀的秀发散在她裸肩上,除了较高外,还真有几分神似我的前女友呢,当然,年轻很多啦!
  「伯父,您真开明耶,愿意陪小安这样全裸。」「呵,就这么个女儿,自小我跟她妈就宠她,什么事都依着她。其实这样全裸也挺舒服的,不影响别人也还好。」怡君看了我一眼,无意地瞄了下我的阴茎:「伯父,您这样子(指我勃着)不难受喔?「「哈,难受倒不至於啦,你不见怪就好。哈哈!」唉,老挺着根硬梆梆的阴茎能不难受吗?
  「伯……伯父,不如我帮您弄出来……」怡君说着一个翻身,半蹲坐在我胯前就直接伸出手来端起我勃着的阴茎,帮我撸了起来。
  我讶异之余,看着怡君红着脸认真的撸着我的阴茎,加上人在溪边,又担心此时小安看见,竟然很快地就有感觉,袭来的快感一波波的,精液就这样直射了出来,全部射在怡君的胸前。
  怡君红着脸抬头看了我一下,随即牵着我的手拉我进入溪中:「伯父,我们一起陪小安玩水吧!」一进到溪中,不知情的小安对我们摇着手,怡君很技巧的以手舀水泼向我的阴茎,小安以为我们在玩泼水战,於是也靠了过来:「好诈喔,自己先玩起泼水仗了。」有小安的加入泼水,刚刚射过精的阴茎很快因冷冽的溪水而消肿,龟头上残留的精液也被溪水冲洗乾净。 虽然我还是不知道怡君刚刚这样做的原因,还是鼓起精神陪着小安玩水。
  欢乐的时光过得都比较快,在溪边玩着水不自觉就到傍晚了。
  「小安、怡君,该回农舍了,一会天黑就会着凉。」「喔,好。」小安应着,怡君看了我一眼,点点头回程的路上,小安自己一人走在前面,依旧是一蹦一跳的像只裸体的小兔子般,怡君则是傍着我,搂着我的手,一老两小就这样光着身体踏着夕阳返归途。
  晚上的确有点凉,小安建议回屋里看电视,看着她拿出随身碟,插进电视里按着选单,「难得在都没人的地方,我们看恐怖片好了。」小安建议着,也没等我们附议她就按了播放。
  小安和怡君一左一右的坐在我两旁,刚开始还只是一般的坐姿,随电电视剧情的发展,内容越来越恐怖,她俩就不自觉地靠着我,甚至直接搂着我的手臂。
  平时还好,现在可是两枚全裸的妙龄女,害我的阴茎竟然又……哈哈!
  随着电影剧情的高潮,两妹也更搂紧了我双臂,天啊!此时我哪管剧情的发展,四只乳房就这样残忍的紧贴着我,我却只能双臂僵硬的摆直。后来我抽起双臂,顺着剧情更紧张时搂着双妹,小安甚至如幼时般几乎整个人贴着我而坐。女儿呀,再怎么说你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少女了,这样贴着老爸……会乱伦的

呀!
  突然宁静的门外传来灯光,似乎有车子进来,原本心想大概是住邻近的邻居也来渡假,车子却停在院子前一阵子又驶离,接着传来高跟鞋的脚步声;就在脚步声终止后,大门竟然开了。
  「妈,你终於来了。」小安离开我迎上前去。
  没错,进门的不是别人,正是我妻子秀秀。秀秀一进门瞄了一眼正搂着我的怡君,又看了一眼全裸的我们三人,原本以为她会发作的,没想到……「小安,你是怎么说服你固执的爸爸也加入天体的?」没想到秀秀不但没生气,竟然还这样说,於是小安叽叽喳喳的说着如何裸体做早餐,又是如何只穿T恤开车来南庄,又是如何准备烤肉,甚至连我如何被香肠烫到,以及如何不小心射精在她手上都加油添醋的说了出来,还好她没瞧见溪边怡君帮我撸管的事。
  「妈,你也加入我们吧!」小安拉着秀秀,於是秀秀脱下高跟鞋换上拖鞋,坐在单人椅上脱下丝袜,接着一件件的脱下衣服,然后就当着大家的面全裸了。
  「好热!你们在看影片喔?刚下飞机就赶来南庄,我先洗个澡去。」秀秀起身走向浴室,走到怡君身边瞄了她一眼,似乎也发现我的阴茎正勃起着。
  「小安,这位是……」「忘了介绍,她是我学姐怡君。」「伯母好。」「学姊?国中学姊喔!」「是啊,她现在念高中,暑假刚拿到驾照,现在在麦当劳打工。」「嗯,你们继续看,我先洗澡去。」当秀秀洗完澡出来,小安就拉着我一起去洗澡:「爸,一起洗啦!从小六起您几乎没陪我一起洗过澡了。」拗不过小安,於是陪她一起洗澡,洗完后轮怡君洗,然后怡君和小安就回房去。
  房间里「小安,你爸似乎有点怕你妈厚。」「不会啊,平常他们感情很好的。」「听你说你爸是个作家,你妈……难道是空姐喔?」「哈哈,我妈是编辑主管(总编辑)啦,我爸的作品都是交给我妈的公司出版。」「酱子啊,那我们睡觉吧!晚安。」「怡君晚安。」             (四)跨越隐形的线傍晚,女儿小安又吵着要和我一起洗澡,拗不过她只好答应一起洗。小安如同幼时般躺在浴缸中,头枕在我的大腿上,由我帮她洗头。 此时的小安发育得差不多了,看着她粉红色的乳头、稀疏的阴毛,以及从阴毛中微微探头的阴唇,我胯下的阴茎忍不住又渐渐勃起。
  洗好了头,想伸手过去拿花洒,女儿正好回过头来:「爸……」小安刚张开嘴,真的很巧,巧到别说是你了,连我都不相信,勃起的阴茎就在小安喊爸时,就这样塞进她的嘴里。 人的自然反应,当有东西塞进去时会合上嘴,小安也不例外的合上了嘴,这等於是含住了我的阴茎乖乖,这亲女儿含着自己的阴茎,刺激度真的不可言喻,没想到小安也没有吐出来的打算,而是继续含着它,继续帮我口交。
  此时,怡君竟然悄悄地也进了浴室:「厚,就知道你们耍诈,父女俩躲在浴室享受着天伦,把我一个人落在客厅。 」怡君边说着,边用她C罩杯的双乳由后帮我洗着背,加上女儿的口交,双重刺激之下不免让我呻吟了起来。我一手揉着小安的奶,另一手则是抠着怡君的蜜穴,突然感到快感一阵阵的袭来。
  就在我即将要在女儿口中射精时,突然有人敲着门:「爸,爸爸。」奇怪,小安不是正在帮我口交吗,那门外喊着爸的人是……「爸,小懒猪爸,起床了,早餐都弄好了。」此时我从床上惊醒,心中百感交集,一方面遗憾着小安帮我口交以及怡君帮我乳浴原来是场梦;另一方面却也庆幸着还好只是梦,否则岂不真的乱伦了?
  「小安,你妈呢?」边走出客厅,我边问着已经就座的小安,小安以及怡君此时仍旧维持着全裸状态,算起来,今天已经是我天体生活的第三天了。
  「妈很早就出门了啊,她说有个稿子赶着交。她把你的车子开走,说傍晚会来接我们。」「这样喔?好吧,吃早餐吧!」「伯父昨晚睡得很香喔,一早就这么有精神。」怡君调侃着我的勃起,还好她们并不知道我刚刚的春梦。小安听了怡君的话,也瞄了我勃起的阴茎一眼抿嘴而笑。
  吃完早餐,三人又回到电视机前,小安挑了部笑料片,大笑之余还倒向我怀里。 后来小安将一双嫩足搁在我腿上,如她幼时般我轻揉着小安双足,怡君看了一眼也伸脚过来,只是小安放足的地方约在大腿中间部位,怡君一伸过来就直接放在大腿近鼠蹊部。随着片子的笑梗,甚至感觉到怡君的脚掌根本是贴着我的阴茎,好像公然在女儿小安面前帮我足交。而小安依旧不知情的看着电视,任凭着我揉着她柔嫩的双足。
  吃过午饭,小安一反常态的竟然穿上一件小内裤,上身虽然还是维持着裸体状态,怡君偷偷的告诉我,原来小安的「那名远亲」来访。 即使是穿上内裤,小安的诱惑度,哈,反而感觉更强烈了。
  原本计划好下午要再访那条野溪玩水的,也因为小安的远亲来访(还听不懂喔?就是俗称的「大姨妈」呀),只剩下我跟怡君前往。路上,我跟怡君没什么交谈,怡君静静地搂着我的手,外人看到了真的会以为是一对情侣,一对全裸的恩爱情侣抵达溪边后,我跟怡君坐在昨天的那块大石上,两人四足在水里晃着,我低头看怡君的双足,发现怡君有着很好看的脚,而且还是希腊脚呢(难怪怡君这么美)!就在我盯着怡君的双脚看时,怡君抬头看我,我回过头看怡君,她竟然闭眼迎了上来。
  无人的溪边午后,我跟怡君这一老一少跨越过那条天体族隐形的线,我吻着怡君,如同昨晚的春梦般,手抠着怡君的蜜穴,怡君也套弄着我勃起的阴茎。 接着,怡君又回到我胯前,这次不是帮我撸管,而是直接将阴茎塞入口中,我挺腰迎合着她,贪婪地将阴茎伸进怡君的口腔深处。
  随后,我抱起怡君,将她放在大石上,打开怡君双腿,怡君配合地将腿张开成M字形,我伸出阴茎,插进怡君湿淋淋的蜜穴抽动着,直到快感再度袭来……事后我跟怡君进入溪中冲洗,体贴的怡君舀起溪水帮我洗着阴茎,冲洗乾净还不忘再含进口中,刚刚经冷冽溪水冲击的阴茎,也由紧缩的状态,因怡君口腔的温暖而解放。
  冲洗完毕后,我搂着怡君步回农舍木屋去,如同出发时一样,我们谁也没说话,那种默契却表达在我搂着她的动作上。怡君紧紧地依偎着我,甚至都到了木屋还不舍分开,进屋后,我才松开搂着怡君的手。
  「爸,你们回来了?刚刚妈有打电话来,大概四十分钟后来接我们。」「是喔?好,我知道了。」三人收拾着小屋,将垃圾打包好,没多久秀秀也到了,我们穿上昨天的T恤一一上了车,告别了这愉快的两天一夜小屋。
  本楼字节数:17731
  【全文完】
百特論壇,全球華語成人論壇 BetterBBS.Com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百特論壇

Archiver-手機百特-恐怖黑屋- BetterBBS.Com >>>聯係我們:[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1-2017 BetterBBS.com INC.All Rights Reserved. 百特論壇 版權所有.  ( Supported by Discuz! 6.0 )

警告:本網站是成人網站,含有大量情色資訊,您必須年滿21歲或達到當地法律許可之年齡才可以瀏覽本網站內容,如果您尚未成年或當地法律禁止瀏覽成人網站,請立即離開!

Warning: This website is an adult website that contains a lot of erotic information, you must be at least 21 years of age or reach the age permitted by local law before you can browse the contents of this site, if you have not yet adult or local laws prohibit browsing adult website, please leave!